繽雪樂園

文.手札

5 September,2019


想寫這內容已經有段時間了,靜悄悄地躺在腦海的抽屜裡,幾乎忘了它的存在。因為要介紹自已的家其實有些難為情。



管家的個性,不像房子外觀五顏六色來的那樣高調浮誇,屬於低調且悶騷路線。不善於與客人閒話家常,偶爾遇到頻率相近的客人會聊的比較多一些。畢竟你們是來渡假,不是來陪我聊天。



經營民宿要邁入第七年了。這裡養了三隻狗,很少陪客人玩 (待在不是屬於民宿的空間,不打擾客人),喜歡貓但沒有養,緣份還不夠。客廳擺放凌亂的各式家具,便宜的小音響放著輕音樂。水泥板模拆下後的天花配上不規則的樑柱,樓梯間的白色圓形幾合造型欄杆是我與父親一起打造,野獸派風格的塗鴨是當年唸美術科的女友與小外甥女隨性地神來一筆;在某面牆上的鉛筆素描也是我亂畫的作品,房子一隅掛著一幅幅底片機及數位相機作品,其中一幅照片裡的小女嬰在外婆的手臂上的照片,是我的小外甥女 (十年前剛來宜蘭的時候,她也剛好呱呱墜地)。空蕩蕩的廚房等著的喜歡下廚的你們來玩樂一番。而五種不同風格的房間如同乖巧的忠狗等待著主人的歸來。



話說回來,這裡有什麼特色值得推薦旅客來入住? 我常在想這個問題,但一直找不到答案。大概是…房子的空間不算小(也不像汽車旅館的房間那麼大),窗外的田野風景還沒被其他的農舍所遮蔽。管家存在感很低,不會一直吵你,愛理不理的(麻煩把我當成一隻喜歡躲在角落發懶的貓)。最近滿愛看村上春樹阿伯的文章,內心戲有點多,真是不好意思。



遇過有多人會說:「 經營民宿很好呀,很輕鬆、自由,想幹嘛就幹嘛,沒人管… 」。曾經身為旅客的我也是這樣認為,但親身下海體驗後,美好的畫面如夢初醒,如同還沒結婚的人總會嚮往著與另一伴結婚後的生活情趣,殊不知面對了柴米油鹽後,反而開始懷念起單身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