繽雪樂園

遊.猴硐

17 October,2018


 
喜歡貓嗎?
 
從羅東搭火車到猴硐,大約一個半小時,即可抵達貓村。樂園有養狗,卻沒養貓。對於也喜歡貓的我,一直跟貓的緣份比較淡,十多年前跟某位女友共同飼養,後來那隻貓得SARS走了,就沒有刻意的找尋,像是靜靜等待的感覺,有也好沒有也沒關係。畢竟照顧一個生命,可以衝動;可以顧慮太多,而我是偏向後者,所以遲遲沒有勇氣。
 
前些日子來猴硐時,相較於兩年多前不一樣的地方,國外的遊客變多了,而貓卻變少了。賣紀念品的陳阿伯說貓變少是因為貓瘟的關係。而另一位開麵攤的阿姨說前陣子有人來偷捉貓。而捉貓的那個人說自稱是政府的公務人員,捉走貓是為了施打疫苗,但阿姨有些氣憤地說再也沒看到被捉走的貓。她娓娓道來當初養貓的原因,快過世的丈夫知道自覺身體一日不如一日,所以先養了兩隻貓來陪伴她,怕她一個人的生活胡思亂想。聽完後深深吸了一口氣,我要她保重身體。
 
入秋後,圍繞著灰濛濛雲霧的山城,跟宜蘭山上的景色有些相似。屋簷上的雨,伴隨樹葉一同落在已悄悄長出青苔的地面,依循著地勢高低起伏流向水溝,繼續通往未知的方向,彷彿是代替旅人傳遞思念般不斷的蔓延。幾隻淋雨的貓,自由穿梭在矮房與人們關懷的目光裡。不同於城市裡的貓,牠們大多不怕人,因此拉近了莫名的距離感。每拍完一張照片內心有些不安,深怕自已打擾牠們的休息。但換個角度想,如同在鬧區生長的人們一樣,已經習慣了車水馬龍的喧囂,待店家打佯後與遊客的人潮逐漸散去時,夜色降臨的幽暗氛圍使喵星人們與當地居民更顯寂寞也說不定。
 
腦海裡浮現《 鈴木常吉-思ひで 》這首歌 (電影深夜食堂,老舊的小店裡,食堂老闆為心靈寂寞等待被擺渡往彼岸的客人,提供了看似簡單卻蘊藏著溫暖人心的料理)。